新宝5平台欢迎您!  今天:

我被“套路”了?

时间:2018-11-03 09:00来源:自创 作者:冯丹 点击:
                      我被“套路”了?
                                 ——《孔雀东南飞》教学感悟
                               冯丹
        教书多年,直到近两年才突然意识到“尽信书不如无书”这句话的真谛。
        语文课堂本来就是欣赏语文之美,鉴赏语文之趣的地方。但当我们把课文和教参比照时,不仅从教参中得到了写作背景、作者介绍、行文结构等信息,而且包括编者选用的其他名家对文章的解读,对作品的评价也变成了我们教授学生的地方。我们把其他人的观点变成自己教学观点,然后再对学生进行宣讲解读,然后学生在把我们教授的观点一以贯之,然后......不敢想下去了,本来现代社会要培养的便是有见地有思想的青年,但在这种教育模式中往往是千人一面了。
        以上感受来得并不突然,在自己慢慢教学过程中,早有困惑,但始终说道不清楚,总觉自己是个“套中人”,虽然也在鼓励学生讲述自己的观点,但实际上在教学过程中早就在铺垫“名家”的观点了。
        直到前段时间教授《孔雀东南飞》,想法豁然明朗。
       以前讲授几次这篇课文,学生在分析人物时,一般都会把人物分成受害者和迫害者。刘兰芝和焦仲卿是封建礼法思想的受害者,而焦仲卿和刘母是直接导致悲剧的迫害者。从身为代理的我到获得知识的学生,几乎无一例外在此层面上去颂扬或批判他们。
但这一次教《孔雀东南飞》时,自己却发现来以前眼光的狭窄,思想的局限。
        我们在以结果推论过程。因为知道了最后结局是焦仲卿和刘兰芝双双殉情,看到了悲剧,然后我们再回过头来看过程中种种人物所做的事情,我们很容易得到的结论便是焦母和刘兄的封建家长制的压迫致使悲剧发生。
       但仔细想一想,慎重想一想,真的如此吗?
        先来替焦母想想吧。现在社会中最难处理的关系莫过于婆媳关系。在家长里短中很多小事都是各执一词,没有真正的对错之别。更何况在古代,一个宗法礼教层层约束下的时代,子女在父母面前几乎不敢有自己的态度和观点,即使娶亲之后也凡事以父母为先。不超越社会的发展来看这个故事,那么焦母不喜欢行为自专由的儿媳,不喜欢儿子有了媳妇忘了娘,这也是多正常的事情呀!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决定会带来毁灭性的后果。为什么我们在评判她时一定要把她评价得冷酷无情,批得体无完肤?
        再来为刘兄想想吧。他真的趋炎附势?真的以巴结亲附权贵为由不顾妹妹的幸福?真的有一副如此丑恶的嘴脸?妹妹被休回家,他没有如《卫风·氓》中的兄弟咥其笑矣;县令遣媒来,刘母拒绝婚事,他没有出面干预,难道他知道这被休弃的妹妹会得到太守之子的垂青?身为哥哥,他在太守遣媒时对妹妹还想拒绝表示疑惑,那句“否泰如天地”并不是苛责,并不是趋炎附势,更可能是出于兄长对妹妹真真切切的关怀呀。试问谁不想让亲人得到一门好婚姻?谁能占卜未来知道妹妹会如此决绝?
        思及此,我不禁为焦母和刘兄抱不平了,虽不至于全如我想象,但人们在评判二人时已经带上了有色眼镜,已经附着了情感色彩。我们很扁平化的把他们归纳在了恶人的行列中,我们很自然的在教授课文时又倾注了这种偏见。
      《傲慢与偏见》中有句话:“傲慢让别人无法来爱我,偏见让我无法去爱别人。”我想说在品读作品、教授课文时,傲慢让我们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来评价人物,偏见让我们无法读到人物的真实内心。
        教完这篇课文,我想自己会慢慢从套中走出来,会更饱含感情的去品读每一个充满血肉的鲜活人物。
(作者:冯丹   发布:周宁名师工作室   修改:周宁名师工作室)
0
------分隔线----------------------------
------分隔线----------------------------
相关阅读:
名师工作室
最新文章
本周热门